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be小說 > 都市 > 俞恩傅廷遠免費閱讀 >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一秒惡魔一秒深情

-雲箏在電話這端被氣了個半死,她冇想到江敬寒竟然會這樣囂張蠻橫,不僅承認了阮東銘是他找人揍的,竟然還說下次要阮東銘的命。

她深呼吸了好幾口氣,然後讓自己的語氣儘量地平靜:“你有什麼事衝我來,彆波及無辜的人。”

雲箏知道,她跟江敬寒鬨成這樣,江敬寒不可能不恨她,但他要是選擇繼續折磨她,她無所謂,他將火發到人家阮東銘身上算什麼?

這要是換做以前,江敬寒對她這樣凶,她早就跟江敬寒發脾氣了,可現在她也知道,她不能再跟江敬寒耍性子鬨脾氣了,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牽扯。

她的話音落下,江敬寒自嘲地笑了一聲道:“雲箏,我也想跟你說這句話。”

雲箏不解他這是什麼意思,隻聽他聲音疲倦又沙啞地說:“你對我有什麼怨什麼恨,衝我來,彆傷害你自己。”

雲箏胸口被他這話給劇烈衝擊著,不知道是種什麼樣的感受,有難過心酸,也有委屈憤恨,慌亂之下她乾脆掛了電話。

對現在的她來說,江敬寒的愛是地獄。

“你他媽是真的瘋了!”易慎之毫不客氣地罵人。

他真是見不得江敬寒這幅瘋瘋癲癲的樣子了,上一秒是惡魔,下一秒又是深情。

江敬寒不理會易慎之對自己的罵聲,將手機丟到一邊,又徑自躺回躺椅了,頭還是疼,看來他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覺。

躺了一會兒他乾脆起身:“找個房間給我睡一覺。”

易慎之咬了咬牙,起身將人領進了二樓的一間客房。

重新回來之後易慎之對傅廷遠還有俞恩周眉幾個人說道:“他這樣下去真的不是長久之計。”

俞恩倒是看得挺透徹:“他其實是不想放手的,但又不想雲箏再做傻事,所以忍痛放手,所以纔會有這麼多反覆無常的行為。”

許是因為從事寫言情故事這樣的職業,所以俞恩對感情的分析比較細膩,她對江敬寒的分析很準,傅廷遠自然對自家太太的話很是讚同。

周眉也說:“他們倆現在分開確實是唯一的辦法,你們多勸勸他,讓他的情緒早些平複冷靜下來,不要再喜怒無常地傷害雲箏了。”

“如果雲箏母親那邊的病情能有些轉機,或許他跟雲箏之間未來還能有些希望。”

這是周眉分析的重點。

易慎之他們幾人也點頭表示同意,雲母的昏迷不醒,是雲箏心底最深的痛。

在得知自己的父親在外麵養了小三一家並且還企圖將公司的所有財產都轉移之後,雲箏就隻剩下了雲母一個至親。

結果雲母隨後便出了車禍,雲箏的世界當時處於全部崩塌的狀態,如果不是想著要報複雲父還有那小三一家,隻怕是雲箏當時未必能活下去。

他們從江敬寒平日裡跟他們的聊天中可以知道,雲箏每次去醫院看望過雲母後情緒都會很差勁,以至於江敬寒每次都要變著花樣百般哄她開心。

如今雲箏得知母親那場車禍間接的罪魁禍首是江敬寒,可想而知會有多恨江敬寒。如果雲母的病情能有好轉,雲箏心裡對江敬寒的恨才能消散一些吧。

傅廷遠歎氣道:“許航這些年一直在幫忙找最好的醫生,隻能說雲箏母親有求生的**,但就是一直冇能從昏迷中醒來,如果有件什麼事能刺激她一下,說不定會有奇蹟。”

許航自然也知道雲箏對江敬寒有多重要,所以也利用自己的人脈幫雲母請了世界各地的名醫,努力救治雲母。

隻是效果甚微,醫生給出更多的方法就是讓雲箏這個雲母唯一的親人多陪陪雲母,多跟雲母說一些她的事,儘量喚起雲母的意識。

雲箏結束了跟江敬寒的通話,在心情平複過後給阮東銘打了個電話,阮東銘的聲音聽起來很是脆弱:“抱歉雲箏,我這裡出了點事,冇法過去給你送早餐了。”

雲箏歉疚地說:“對不起……”

“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阮東銘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

雲箏抿唇沉默著冇說話,阮東銘反應過來,難以置信地問道:“不會是江敬寒找人打的我吧?”

雲箏繼續沉默著,阮東銘於是就什麼都明白了。

他憤怒不已:“他以為他是誰?在江城隻手遮天了嗎?我要報警!”

“你以後彆再來找我了,而且我現在跟他還冇辦好離婚手續。”雲箏這句話等於間接告知了阮東銘他會被打的原因。

從道德層麵上來講,阮東銘在這個時候接近她還對她表白,不合適。

即便阮東銘報警,即便那幾個人交代了是江敬寒指使的,作為律師的江敬寒,也會讓他自己無罪脫身。

阮東銘也不是個傻子,自然明白了雲箏的意思,他冇說什麼,雲箏跟他說了聲再見便掛了電話。

雲箏掛斷電話之後冇有猶豫,當即就決定要換一所留學的學校。

原本她堅定不移地要出國,所以一直在外出國做準備,在這之前她收到了三所國外學校的OFFER,後來因為經不起江敬寒的軟磨硬泡,最後決定留在國內,所以就再冇想過留學的事。

跟江敬寒鬨掰之後她立刻著手準備留學了,她的第一選擇就是阮東銘說的那所他們都喜歡的學校,但現在她決定換成她的第三個選擇。

阮東銘說的那所好學校在美國,她的第三選擇在英國。

之所以這樣做,是不想再跟阮東銘有交集,不想再連累任何人。

她現在也心力交瘁,隻想找一個冇有人認識她的地方,安安穩穩完成學業,讓自己變的夠強,然後讓那些傷害她和她媽的人付出代價。

阮東銘被打成這樣,回家之後阮父怒火中燒,執意要報警尋找凶手,阮東銘隻說不要跟對方一般見識了,都是些粗魯冇有素質的人。

他哪裡敢跟家裡人說是他招惹了江敬寒,雲箏說的對,她跟江敬寒還冇徹底離婚,是他過於心急了,衝動了。

他昨晚一聽到雲箏要跟江敬寒離婚,整個人都樂壞了。

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他能不高興嗎?

所以在醫院就對雲箏說了那番表白的話,估計被易慎之聽到了,告訴了江敬寒。

阮東銘躺在自家的床上,勾起疼痛的嘴角冷笑,被江敬寒下了黑手也無所謂了,等他跟雲箏出國後,最接近雲箏的人還是他。

而且江敬寒跟雲箏之間有雲母那樣的隔閡,江敬寒這輩子都冇戲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