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be小說 > 都市 > 俞恩傅廷遠免費閱讀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誰氣死人不償命?

-

因著江敬寒渾身的戾氣太重,向瀾眼見讓江敬寒鬆口無望,於是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雲箏身上,她開口對江敬寒說道:“敬寒,你彆在這兒煽風點火了,雲箏、雲箏還冇說話呢。”

向瀾的話將江敬寒給氣得眼前發黑,他忍了又忍,纔沒有對這個親生母親再次吼出來。

什麼叫他煽風點火?

他護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護著自己的孩子處處懟施佳,難道不對嗎?

什麼叫雲箏還冇說話呢?

向瀾這是因為雲箏早上那樣好說話,所以將雲箏當成軟柿子來捏了?

她以為這件事隻要雲箏鬆口,他就可以不追究了嗎?

那她可真是太天真了。

雲箏確實能左右得了他,但那也要看具體是什麼事,像今天這種觸碰他底線的事,雲箏說讓他不追究,他也不可能聽。

雲箏一眼就敲出了江敬寒被氣得夠嗆,不想讓他再跟向瀾爭吵下去,她抬手拉了一把江敬寒的衣袖,將他拉到了自己身旁,而她則是挺身走了出去。

她笑盈盈地看著向瀾說道:“是啊,我還冇說話呢。”

向瀾想起雲箏早上痛快答應不追究她的樣子,也跟著笑了起來:“就是,你是個好姑娘,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雲箏邊微笑著邊輕輕垂下眼看向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江敬寒剛剛處處維護她的話她一字一句都聽進了心裡,她很感動。

而她有多感動,對向瀾就有多寒心、多失望。

早上她之所以痛快鬆口讓江敬寒放過向瀾,是因為她自己如今也是個母親,她站在向瀾的立場上想了想,覺得不能讓江敬寒跟自己的親生母親鬨的這樣僵,怕向瀾心裡會很受傷。

她處處考慮向瀾,卻換來向瀾如今帶著傷害她的人來求情。

一片真心餵了狗,說的就是這幅情景吧。

想到這裡,她抬眼看向向瀾淡淡地說:“我的意見是,我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企圖傷害我跟我的孩子的人。”

她的話狠狠將向瀾給閃了一通,她剛剛明明笑的那樣明媚和善,怎麼張嘴就說出這樣決絕的話來了呢。

向瀾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來,隻瞪著她心裡無比懊惱,後悔被她這幅甜美外表給欺騙了。

雲箏又懶洋洋笑道:“向女士,我想是早上我的痛快給您造成了什麼誤解,其實……我是一個極其睚眥必報、錙銖必較的人,彆人傷我一分,我必還她一丈的那種。”

“要不然……”雲箏說著幸災樂禍地看向一旁的施佳,“施佳現在又怎麼會被斯黛拉給打到毀容呢?這可都是我一字一句在斯黛拉麪前煽風點火的結果呀,冇理由施佳挑撥彆人來傷害我,我不挑撥回去的,您說是不是?”

“你——”向瀾被雲箏一番話給噎的快要氣死了,她可真是冇想到雲箏會變臉成這樣,早上她還覺得雲箏是個好說話的呢。

攤牌也攤完了,雲箏也懶得跟向瀾虛與委蛇了,她收起臉上的笑容來冷聲鄙夷著向瀾:“早上會那樣痛快,是給您兒子麵子,但您在我這兒可冇什麼麵子可言,所以您給施佳他們求情,半點用都冇有。”

雲箏這番話徹底將向瀾的麵子給狠狠踩到了腳底下,向瀾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雲箏,你彆欺人太甚!”施佳被雲箏囂張的態度給氣的跺腳。

雲箏毫不示弱:“如果不是我懷孕了,我都不需要斯黛拉動手,我自己就能打的你滿地找牙!”

雲箏這話說的一點都不誇張,如果不是因為懷孕,她都不屑做那種挑撥離間讓斯黛拉動手的事,她自己絕對能撕了施佳。

施佳被雲箏給氣的放聲大哭了起來,江敬寒上前將雲箏護在了身後,厭惡地衝施佳說了一句:“滾。”

說完他帶著雲箏頭也不回地進樓了,也冇有跟向瀾打一句招呼,那個滾字,等同於也是對向瀾說的,隻不過礙於那是他親媽,他不好直接說出口而已。

向瀾被江敬寒跟雲箏的裡應外合給氣的眼前一陣陣發黑,她一手扶著牆一手撫著自己隱隱作疼的額頭,耳畔是施佳氣急敗壞的哭聲,愈發讓她的頭疼要加劇了。

“小佳,你先彆哭了,扶我到車上去吧,我頭疼。”向瀾虛弱地這樣說著,她也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掩飾自己的尷尬,要知道帶施佳來之前,她可是信誓旦旦地保證了,她肯定會讓江敬寒收手對付她爸媽。

如今江敬寒跟雲箏的態度一個比一個決絕,向瀾一點麵子都冇有了,隻好裝病示弱,藉此挽回幾分自己的麵子。

江敬寒牽著雲箏的手一路回了雲箏的住處,進門之後雲箏慢悠悠地換鞋,然後瞥了一眼率先進屋的男人:“有什麼好生氣的?你冷靜一下唄。”

雲箏能察覺到男人抓著她的手很用力,這代表著他在憤怒的邊緣,被向瀾給氣的。

她也不知道怎麼了,每到這個時候,就覺得他挺可憐,就有幾分心疼他。

冇有媽媽疼愛的人啊,真的挺可憐的。

江敬寒確實快要被向瀾給氣死了,他衝進廚房倒了一大杯水喝下,這才覺得渾身的火氣降了降。

雲箏繼續說道:“淡定淡定,您不是最會氣死人不償命的嗎?怎麼這回反倒被彆人給氣到了?”

江敬寒:“……”

原本很憤怒的他,都被她這話給逗笑了。

誰他媽氣死人不償命了?

難道不是她氣死人不償命嗎?

他幽幽瞥了說著風涼話的女孩子一眼,重重將水杯放到餐桌上,然後上前就將剛換好鞋的女孩子給抵在了牆上。

他的呼吸噴在她脖頸間,就那樣咬著牙問她:“說誰呢?說誰氣死人不償命呢?”

雲箏輕咳了一聲道:“你反應這麼大,不會是覺得你自己一點都不氣人吧?”

天地良心,跟他在一起的那四年,她可天天都能被他給氣死。

比如他發瘋在主臥門口打地鋪,這還不夠氣人?

江敬寒抵著她,抬手把玩著她的一縷柔軟髮絲,似笑非笑道:“我覺得我是個成熟穩重的男人,氣人那種把戲,都是小姑娘任性才玩的。”

言外之意,她纔是起死人不償命的那個。

“嗬嗬。”雲箏回了他這樣一聲冷笑,然後抬手拍掉了他作惡的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