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be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三章:俾你個機會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三章:俾你個機會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1:17 來源:筆趣閣API

-

推開滿記甜品的店門,一股嗆人的煙味就撲麵而來,惹得盛家樂用手在麵前輕輕扇了幾下。

這間店麵積不大,五張卡座,一張圓桌和門口處一處小小的收銀台兼吧檯就已經是全部,此時圓桌前一個年約三十,一臉凶蠻相,蓄著長髮,牛仔背心皮褲打扮的的大漢正坐在正對著店門的位置,咬著吸管喝可樂,三個年輕靚女陪坐在他兩旁,他身後那五張卡座也都坐了人,加在一起足有**個,看到店門被盛家樂推開,這些小弟頓時目光凶狠的朝他望過來。

“靚仔,你搵邊個呀!”距離店門最近的卡座上,一個咬著香菸的光頭青年站起身,擋住盛家樂,揚著下巴對盛家樂問道,一開口一股煙霧就朝盛家樂噴了過來。

盛家樂扇了扇煙氣,笑著開口“我是盛家樂,我……”

“今晚不做生意,閃啦!”光頭青年顯然冇聽過盛家樂這個名字,不等他說完,就把盛家樂當成半夜失眠跑來光顧的客人,不耐煩的擺擺手。

畢竟盛家樂這身打扮任誰看起來,都更像是乖乖讀書的學生仔。

“哦,rry。”盛家樂愣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自己忘記對這班江湖人報自己的花名“大家都叫我大摩。”

聽到盛家樂自稱大摩,光頭仔頓時皺起眉,先是不敢置信的看向圓桌前的大漢,隨後又對盛家樂開口問道“你不是玩嘢吧兄弟?你這幅模樣,會是缽蘭街大摩?不會那傢夥不敢露麵,隨便叫個姑爺仔過來罷!”

“我又不是什麼江湖大佬,不至於有人冒名頂替吧?”盛家樂實在難耐店內刺鼻的煙味,從口袋裡取出煙盒,自己點了一支,對光頭仔笑著說道。

“好,你既然是老榮的大摩,亮名銜啦?”光頭仔盯著盛家樂,晃著脖頸說道。

盛家樂點點頭,笑著說道“好呀,客隨主便。”

說著話,盛家樂左手食指中指伸直,右手拇指收起,四指齊出,兩手貼在胸腹處。

看到盛家樂的動作,光頭仔也做出與盛家樂一樣的動作,不過雙手貼胸的位置比盛家樂稍高些,開口說道“木鬥立世義同天,三河合水在東軒,五虎大將斬吉仔,結萬義兄五指山!”

“生來紅頭琉璃尾,廿四枝樁識吾威,以和為貴榮為首,同力護主登皇位。”聽光頭仔先自報家門,念出了東聯社的名銜詩,盛家樂也背出了自家社團和榮堂的名銜詩。

光頭仔轉身看向圓桌前喝著可樂的大漢“大佬,他自報家門是老榮的大摩。”

“人家既然亮出名銜驗明正身,當然請人家過來坐啦!”大漢深吸一口,把麵前玻璃瓶內的可樂吸乾,抬起頭說道。

光頭仔朝盛家樂做了個請的手勢“大摩,你好嘢,單槍匹馬,夠種!請!”

盛家樂走到圓桌前,坐到大漢的對方“這位一定就是蟹王哥?”

蟹王朝披散的長髮晃到腦後,朝盛家樂露出個微笑“錢呢?”

“我隻是個四九仔來的,蟹王哥,十萬塊不是小數字,正在籌,我趕來是想先見見我的人,如果蟹王哥火氣太大,不如罵我幾句好啦,不要為難那些做小的,十萬塊很快送來。”盛家樂對蟹王客氣的說道。

盛家樂說的是實話,他確實一口氣拿不出十萬塊港幣,他隻是個三流社團的四九仔,雖然在缽蘭街靠做馴馬師打出知名度,但女人賺的錢不會全部落到他自己口袋內,他收入每月最多時也不過五六萬塊,大多數時隻有三四萬港幣,不過就隻是這些收入,都已經讓大多數古惑仔羨慕不已,稱讚他是懂得食腦搵食的聰明人。

而且每月賺的錢很難攢下來,原來的那個盛家樂雄心壯誌,一心要出人頭地做江湖大佬,所以賺到的錢不是用來江湖救急幫那些古惑仔,就是大方分給手下幫自己開工的小弟,為自己博取他眼中比鈔票更重要的江湖名望。

電影《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中,陳浩南身為紅棍,且已經混成大佬b的頭馬,靚坤想讓陳浩南過去跟他,肯給出的好處也隻是區區二十萬港幣,而且電影那時已經是九四年,可見香港古惑仔搵錢之艱難,甚至第二部裡,陳浩南馬子細細粒住進醫院,一天一萬塊港幣的醫療費,都讓蔣天生懷疑陳浩南需要挪用社團的錢才足夠替他馬子付賬,特意警告了陳浩南一句。

可見十萬塊,對那些冇有出頭或者哪怕已經嶄露頭角的古惑仔,都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都說缽蘭街大摩,重情重義,名不虛傳,電話裡我報十萬塊居然都不講價?我以為你真的是身家千萬的大撈家來的,把那三個傢夥帶過來。”蟹王聽到盛家樂坦誠自己一時湊不出十萬塊,趕來隻是希望先見見被抓的三人,怕自己為難他手下的兩男一女,反而笑了起來,先是吩咐了一聲,隨後對盛家樂問道“你大佬是拿渣?”

盛家樂一愣,對蟹王表露出來的態度有些不解“是,不過我大佬在祠堂度假,不然也不會隻是我一個四九仔來見蟹王哥你啦?”

“我當然知他在裡麵度假,仲要最少住三年,我在裡麵時,與他同住一倉。”蟹王打量著盛家樂,眼中滿是調笑“靚仔,你大佬在裡麵不知講過幾多次,話他有個叫阿樂的兄弟,如果進祠堂,一定連獄警都忍不住要排隊爆他屎忽,今天一見,哇,不要講做馬伕,做藝員都冇問題。”

蟹王調侃盛家樂時,幾名蟹王的小弟從旁邊雜物間拖出了三人,盛家樂自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花九此時鼻青臉腫,被繩索捆住雙手,嘴角還淌著鮮血,但仍然是一副凶狠表情,試圖用身體和頭去撞蟹王的幾個小弟,阿強臉上也帶傷,但比花九稍好一些,走在最後的是,此時身上的白色連衣裙沾染不少汙漬,連衣裙的吊帶被扯斷了一根,露出左肩和大片香肩,內衣也已經消失不見,就這麼真空著走了出來,她一手捂著胸前,一手護著肩膀,臉上還掛著已經哭花的妝容。

看到盛家樂坐在圓桌前,哇的一聲幾步就衝到盛家樂身旁,身體跪在盛家樂麵前,把頭埋在盛家樂的小腹處痛哭起來。

花九和阿強也想要走過來,卻被光頭仔帶人給攔住。

盛家樂用手撫著被扯披散開的長髮“講過幾多次,缺錢同我講,不要自以為聰明就隨便宰肥羊,現在踢到鐵板啦?”

“老豆……我都講你會拿錢來贖人,他們……他們仲要輪流挾硬上我!”邊哭邊說道。

盛家樂看向花九,不耐煩的開口“點樣?死不死的掉?”

“樂哥,對唔住。”花九看到盛家樂看向自己,低著頭小聲說道。

“你老母,下次麻煩你不要講對唔住我,那麼鐘意搞事,你乾脆隊寐我啦!”盛家樂對花九罵道,隨後看向蟹王“蟹王哥,都講了我會過來,乾嘛搞呢般難看?仲要玩老強?”

“我幫你教教手下如何做人嘛,仲有,那女人本來就是出來賣的,被人乾幾下又不會少塊肉,兄弟們辛苦咁久,出出火嘍?”蟹王語氣粗俗,不以為然的說道。

盛家樂認同的點點頭,盯著蟹王說道“蟹王哥講的有道理,喂,不如讓他們三個先走,去收拾一下,我自己留下陪你等錢送過來,蟹王哥應該不會擔心我一個馬伕能打贏你九個兄弟吧?”

“放人。”蟹王表現的非常大度,看向光頭仔“大摩既然開口自己留下,放他們先走。”

光頭仔走過去把花九與阿強雙手上的繩索解開,花九走到盛家樂身旁“大佬,我留下陪你!”

“你省省吧,真是有叫錯的姓名冇叫做的花名,花九花九,真是一條瘋狗,四處惹是生非,帶阿強送返屋企先。”盛家樂不耐煩的對花九說道。

花九還想再開口,被盛家樂瞪眼“走啦!我現在又不是要斬人!你留下做咩呀!”

說著,又拍拍的肩膀,放輕聲音“老豆過來就冇事啦?先回家啦,等我回去一起宵夜。”

抹了一下眼淚,臉上的妝容愈發顯得難看,抽泣著站起身,看看店內凶神惡煞的一班人,雖然膽怯,但還是小聲開口“老豆,不如我留下陪你,萬一……萬一錢送來的晚些……他們要發火,大不了讓他們再用我出火好了,免得他們刁難你……”

“不會的,放心,走啦,蟹王哥是我大佬的朋友來的。”盛家樂聽到的話,心中微微一暖,不過隨即笑著說道。

說完給花九丟了個眼色,花九雖然也不情願,但不敢在這時候忤逆盛家樂,隻能招呼阿強摟起朝店門外走去,走到門口時已經鼻青臉腫狼狽不堪的花九卻轉過身,看向蟹王和光頭仔等人,臉色凶狠

“話俾你哋聽,如果樂哥掉了一根毛,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我都不知道收這種把大佬直接推入火坑的細佬有咩用。”盛家樂絕望的用雙手搓了搓臉,扭頭看向花九“你是擔心蟹王哥他們不會斬死我是吧?急著乾掉我自己做大佬呀!滾啦!”

花九被盛家樂罵完才意識到自己剛纔的威脅似乎讓盛家樂處境更加危險,隻能乖乖快步離開了甜品店。

等三人離開之後,光頭仔又特意讓人在前後門附近轉了一圈,確定三人離開,也冇有其他異常之後,才沉穩的朝蟹王點點頭,示意冇有問題。

“幫大摩拿些喝的。”蟹王等三人離開之後,開口說了一句。

左手邊穿著一身紅色連衣裙的靚女起身,去後麵倒了三杯涼茶過來,全部送到了盛家樂的麵前。

“是我管教無方,的確要代他們向蟹王哥你斟茶認錯。”盛家樂說著話,起身拉開座椅,伸手去拿第一杯涼茶。

“靚仔。”蟹王探出手臂,擋下了盛家樂取茶的手。

盛家樂看向蟹王,斟茶認錯是古惑仔眼中的奇恥大辱,一旦向對方斟茶認錯,就等於一輩子在對方麵前抬不起頭,對方出現的地方,自己就要乖乖遠離。

不過盛家樂其實是準備摔杯為號,冇想到蟹王居然主動開口叫停了他的動作。

“我同拿渣雖然不同字頭,但卻是同倉多年的好兄弟,不能讓他出來罵我欺負他的兄弟,給你個機會。”蟹王收回手臂,對盛家樂說道。

盛家樂坐回座位上,不解的開口“蟹王哥不妨講的更清楚一些。”

“都話你是缽蘭街如今最出位的馬伕,油尖旺三大馴馬師之一,年紀輕輕就被人稱為大摩,靚仔,那你對女人應該很有一套纔對。”蟹王攬著身邊的三個女人,身體前探,對盛家樂說道。

盛家樂低頭取了支香菸叼在嘴裡“大家胡亂吹捧,我隻是在缽蘭街混口飯吃而已。”

油尖旺三大馴馬師,分彆是老摩麥誌榮,麟媽慈姑和他大摩盛家樂,三人的花名都是常在油尖旺出冇的古惑仔幫忙取的,老摩本來是喜愛賭馬的市民對香港馬會拿下十一次冠軍馴馬師頭銜的馬伕佐治摩亞的愛稱,麟媽則本該稱為麟sir,是指打破老摩六連冠的冠軍馴馬師陳裕麟,因為慈姑是女人,所以被古惑仔改稱為麟媽,至於大摩,則是指老摩佐治摩亞的兒子約翰摩亞,他親自終結了老摩的第二個六連冠,八五年拿下冠軍馴馬師的稱號,成為頂尖馬伕,也就是那時候,古惑仔把在缽蘭街已經嶄露頭角的馬伕盛家樂稱為大摩。

蟹王把身邊三個女人推開,示意她們站到圓桌一旁,對盛家樂說道“你既然是頂級馬伕,不如猜猜這三個馬子她們穿了什麼顏色的底褲,你猜對一個,就免去跪拜敬茶,猜對兩個,就免去開口稱罪,猜對三個,就徹底免去斟茶認錯!”

“哇,高難度,我中意。”盛家樂看向立在一旁的三個靚女,點燃嘴裡的香菸,笑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