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be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十九章:我講義氣,但我不想死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十九章:我講義氣,但我不想死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1:17 來源:筆趣閣API

-

西環龍華茶室,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車房牛在茶室內煩躁的踱步,剛剛手下打來電話,西環警署請車房牛明天去配合調查,雖然他在警方眼中已經很多年冇惹過麻煩,但畢竟是和榮堂元老,如今西環和榮堂被警方調查,他當然是被優先關照的人物。

馬彪則坐在茶台前自己慢條斯理的沖泡著茶葉,臉色平靜“過來飲茶啦?我都一樣要去警署坐一坐。”

“難怪積臣哥和菲力都說你最適合接手老榮龍頭的位置,天塌都沉得住氣。”看到馬彪始終氣定神閒的模樣,車房牛煩悶的說了一句。

“彪叔,牛叔,滾水到,等下我就下班收工咗,約了朋友睇電影,走時麻煩幫我落鎖,唔該曬。”茶室內的夥計用拖布擦拭完灰白相間的碎格地麵後,拎著銅水煲走過來幫兩人放到一旁,笑著說道。

縱然心中再有怒氣,車房牛也朝常來的這間茶室的夥計露出個微笑“女朋友呀?”

“是呀,第一次約會,怕遲到。”夥計對車房牛笑著說道。

車房牛取出錢包,從裡麵扯出兩百塊遞給夥計“我個人讚助你兩百塊買保險套,都不知這麼早的電影有乜鬼看頭,當然帶她看午夜鹹濕場的嘛,看完之後去公寓開房,打過印之後一輩子對你死心塌地呀!”

“謝謝牛叔。”夥計接過兩張紙鈔,轉頭又跑去禮餅房取來兩盒外賣用的紫米糕和蛋撻,放到兩人的桌台上“當我請牛叔同彪叔!”

說完,夥計把自己身上罩著的製服脫去丟在旁邊桌子上,一溜小跑的下樓離開。

“撲街仔,用你老闆的點心表自己的謝意,你老闆真是三生有幸,揾到你替他做工,何愁生意不會關門大吉。”馬彪看看桌上的蛋撻,又看看消失在樓梯拐角的夥計,笑罵了一句。

“邊個讓他不肯把女兒嫁給我!”夥計的聲音再響起已經是在一樓“喂,老闆,關門啦,明日請早!”

夥計上句話是對馬彪的迴應,下一句話則是說給外麵進來的客人。

馬彪看向樓梯旁吸菸的細輝,細輝朝樓梯口望下去,隨後又走到一旁二樓窗外朝外麵望去,街上一輛本田雅廓閃了兩下車燈。

細輝這纔對馬彪說道“是大摩,外麵兄弟說,隻有他一個人過來。”

“讓他上來。”馬彪對細輝說道。

細輝邁步下了樓梯,打發掉正勸退客人的夥計,自己帶著盛家樂從一樓走了上來。

“牛叔,彪叔,不好意思,塞車,紅磡隧道又堵死咗。”盛家樂走到車房牛與馬彪坐在的茶台前,冇有落座,立在兩步外笑著開口說道。

車房牛指了指對麵的空位“又不是開山堂,私下找你聊幾句,坐啦。”

“謝謝牛叔,彪叔。”盛家樂如同乖乖仔一樣落座到對麵“新聞台說西環有人砸場,我看到後纔打給彪叔想問下是不是因為昨晚老東與社團的衝突。”

“當然是啦!”車房牛用手拍了一下茶台,瞪起雙眼“叼他老母!搞我的生意!”

盛家樂頓時臉色大變,不敢置信的望向車房牛“牛叔……牛叔的鋪位被掀咗?”

馬彪盯著盛家樂的臉,觀察了片刻表情,才端著茶盅笑道“講話不清不楚,你當心嚇死後生仔,不是鋪位,隻是市場被人放蛇撒老鼠藥,不過影響生意是真的,所以你牛叔才一副死老婆的表情。”

“呼~”盛家樂聽到馬彪的話,重重鬆了一口氣,抹了一下額頭“我以為兩位阿叔的鋪位被掀,那我就真的渾身是口都解釋不清了。”

“阿彪一直話你是聰明人,當初還揾你過來聊合作生意,不過你誌在出位,江湖上搏名頭,也不好強求,但我們兩個都中意你,今次讓你過來,是想把整件事四四六六解決清楚,我不管高佬想要去尖東仲是去沙田,他中意去月球搶地盤都隨便他,但是不能這樣搞下去,我們兩個仲要養家餬口。”車房牛捏著茶盅,對盛家樂說道“明白了?”

“明白。”盛家樂點點頭,停頓了幾秒鐘“兩位阿叔是希望社團與老東儘管談妥,越快越好,可是……我阿公我聯絡不上,我都不知是不是他故意躲起來,等著我被老東的人斬死之後再出麵,上午老東口水已經見過我,如果不是我與在他夜場睇場的號碼幫有些交情,我現在可能已經躺在太平間等下葬。”

馬彪取出自己的萬事髮香煙遞給盛家樂一支,嘴裡輕描淡寫的說道“你阿公高佬,連同天牌,誌偉,可能人在差館,就是不知在哪一處差館。”

“那現在談判,豈不是把我當羊牯擺上台?”盛家樂本來接香菸的手頓時一頓,抬頭看向馬彪問道“我一個四九仔,去同人擺台,不是死定了?我阿公擺明是想我死嘛!”

“也不一定是想你死特意躲起來,可能真的是被差佬查到些線索證據目擊者,抓起來羈押審訊。”馬彪晃了晃香菸,等盛家樂接過去之後自己才點燃一支“不過你也知道,我們等不起他,所以……”

“不好……”盛家樂冇等馬彪說完,就馬上打斷馬彪的話“彪叔,你同牛叔不能出麵。”

“我們都是老榮叔伯,難道不夠資格幫你擺台呀?”車房牛聽到盛家樂的話,不滿的開口說道。

盛家樂搖搖頭,把香菸放在一旁,拿起桌上的蛋撻與紫米糕“你同彪叔是這份蛋撻,我阿公那班人是紫米糕。”

“乜蛋撻紫米糕!你能不能講清楚點!”車房牛皺著眉,聲音都忍不住抬高了幾度。

盛家樂猶豫幾秒鐘,看向馬彪“就是牛叔與彪叔,江湖上的朵不夠響亮,在江湖人眼中,你們隻是小角色,兩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老傢夥,想趁機學人擺台賺些名望紅包,他們不會賞麵的,我阿公高佬雖然冇得撈,但經常惹是生非,在江湖上反而有些名聲與朋友。”

“我……”車房牛頓時語塞,看向馬彪,馬彪也有些默然。

他們一直低調做毒品生意,幾乎從不插手江湖事,如同兩條看門狗,死守著各自的兩個市場,的確和盛家樂說的一樣,高佬他們三個整天想著打打殺殺出人頭地搶地盤,的確江湖人多多少少聽過他們三人的名頭。

“談又不妥!乾脆找班槍手殺了那個老東口水全家!”車房牛恨恨的握拳敲了下桌麵罵道。

馬彪微微皺起眉“高佬他們三個在差館,老東的人出事,你嫌警方盯你盯得不夠死呀?”

盛家樂抿了抿嘴唇,看向馬彪“彪叔,也不是冇辦法。”

馬彪和車房牛抬頭看向盛家樂,盛家樂嘴唇都咬出牙齒印,纔再度開口“彪叔牛叔都是大撈家,見多識廣,我想先問一句,我阿公今次不見人,是不是故意躲進差館,想我死,因為如今局麪點樣看都是我下場最慘,他好處最多。”

馬彪心中微微一動,盛家樂心中對高佬此番不見人,留下他在外麵當炮台得舉動非常不滿,心中有恨,他剛纔說不是冇有辦法,可是有冇有直接講出來,反而問自己高佬的事,說明這個方法一定是與高佬有關,但是盛家樂心中可能又過不了江湖輩分規矩那一關,所以在糾結,希望自己告訴他真相,如果高佬就是希望他死,那麼他就有辦法解決這件事。

高佬又不是龍頭積臣的嫡係,管他是不是希望盛家樂死,先讓盛家樂把辦法講出來再說,搞定生意最重要,至於高佬事後會不會砍死大摩,不關自己的事,那時候再讓他們那班人講江湖規矩去罷,自己隻想安穩做生意。

“我看,高佬的確是想擺你一道,畢竟這兩年,你在油尖旺已經有了名聲,他一個阿公卻在西環冇什麼發展,想自己接手你生意,又怕被人笑,所以搞出今天這種情況,等你出事之後,他在出麵……”推斷出盛家樂的心思之後,馬彪有些唏噓的說道“江湖就是這樣啦,阿樂,看開點,講義氣也是要看人的。”

“我不是兩位阿叔,淡泊名利,我一心想出位,我大佬拿渣,阿公高佬……我從未做過對唔住他們的事,社團有事我從來都冇推辭過,但是……我看不開。“盛家樂說出看不開四個字之後,似乎眼神一瞬間堅定下來“西環港督走訪期間發現黑社會尋釁事件,警方加大警力掃黑,不拿到足夠大的功勞一定不會停手,兩位阿叔可能要持續提心吊膽很長一段時間。”

“不用你提醒我!”車房牛怒氣沖沖的說道!

“可是如果我阿公他們三人身為西環知名江湖大佬,販毒被抓,夠不夠讓警方拿到嘉獎令收兵?這樣理由也足夠充分,那就是高佬如今有毒品門路,想打進油尖旺做撈家,所以才故意搞事,警方也更願意相信。”盛家樂目光冰冷,似乎對阿公高佬已經毫無情義“他們三個進去,兩位阿叔就能光明正大出麵與老東談妥這件事,因為社團已經冇其他叔伯,買不買賬都隻能如此,老東也不會再刻意刁難,而西環我阿公他們三人的地盤,兩位阿叔也可以扶植他們的小弟或者自己兄弟接手,繼續配合兩位阿叔當作靶子吸引警方注意力。”

車房牛腦中極快轉了一圈,隨後露出喜色“就這樣做啦!三個廢柴不死都冇用!大摩,你的辦法不錯!不同我們一起做偏門可惜啦!”

老舊昏黃的燈光下,盛家樂拿起香菸點燃深吸了一口,傷感的對兩人說道“我這個人最講義氣,但是我阿公這樣搞,我真的扛不住,我不想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