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be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七十二章:庭審 上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七十二章:庭審 上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1:17 來源:筆趣閣API

-

距離開庭不足兩小時,趕來的呂誌邦在法庭外接受記者的采訪,他臉色沉重的開口說道

“目前的情況顯示對天龍公司的確不太樂觀,黎紹坤先生遭遇綁架,我也受到了驚嚇,之後為了讓我更好的修養,天龍公司乃至左天奴與我解除了雇傭合約,所以我也不太清楚這段時間李樞銘議……李樞銘先生的辯護思路,臨時匆匆接手,隻能說今天我儘力爭取……但……”

“聽說黎太太拒絕由您代理此次辯護,是黎紹坤先生的三位子女與前妻堅持,是這樣嗎?”一名記者語速極快的追問道。

呂誌邦微微點頭,語氣有些感慨“的確是這樣,我覺得黎太太拒絕我是正常的,因為我第一次辯護時的結果大家都已經看到,所以她無論出於任何角度的考慮,選擇李樞銘大律……李樞銘先生來接手,都無可挑剔,我也認為李樞銘先生的辯護經驗要遠勝於我,但是冇有想到李樞銘先生近期請辭立法局議員,且被大律師公會革除出會,而黎先生最近似乎又爆出一些不利的新聞,可能暫時冇有其他更好的律師願意幫黎先生出席本次庭審,所以黎先生的前妻與三位子女纔會考慮選擇我,因為她們之前一直常住菲律賓,在香江隻認識我,畢竟早在現在這位黎太太嫁給黎紹坤先生之前,我就與黎紹坤先生有些法律谘詢方麵的合作。”

“請問……”

“不好意思,我要進去做些開庭前的準備工作,失陪,各位多多包涵。”呂誌邦語氣謙遜的朝幾名記者說完,轉身朝外走去。

沿著一節節台階走到頂端,他回首望去,法庭外,上千人正舉著各種怒斥黎紹坤,痛罵天龍公司的條幅,等待法庭給出這次的宣判。

“李樞銘都做不到,我輸掉當然是理所當然。”呂誌邦微微歎口氣“據理力爭,為黎先生聊儘心力罷。”

……

從開庭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結局,原告方現在提交的證據,出場的證人已經足夠釘死天龍公司,但對方仍然冇有停手的打算,再度申請作為證人的寸賢出場。

岑耀泰臉色灰敗的坐在旁聽席上,看著走向證人席的寸賢喃喃開口“都已經必勝,仲不能留一點點體麵,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看到寸賢出場,呂誌邦精神抖擻的站起身“法官大人,我質疑證人接下來發言的真實性!證人是曾被警方傳訊羈押,很可能出於自身脫罪考慮,故意把責任推脫給我的當事人黎紹坤先生,所以我認為法庭不該考慮這位證人的證詞。”

“本席提醒你,香江法律,未經法庭裁決,無人有罪,被告大律師,你無權懷疑證人是否有罪,本席現在宣佈,帶證人出席。”因為羅比士要為香江軍票索賠協會義務服務,兼為法庭外那些華人民眾的情緒考慮,今日負責審理的主審法官是華人**官鐘家晉,此時聽到呂誌邦的發言,不滿的開口提醒道。

他的另一個身份是林卡迪的第一批學生之一。

呂誌邦搖搖頭,歎口氣落座“是的,法官大人。”

寸賢走上證人席宣誓之後,林卡迪戴著馬尾假髮,穿著黑色繡有絳紅色邊紋的大律師袍站起身

“我想請問證人,黎紹坤先生是否指使你縱火打砸香江快報報館,逼報館交出電話錄音?”

“是我做嘅,不關坤叔事。”寸賢微揚著頭,不耐煩的開口說道。

“那請問警方的這段你與黎紹坤先生的太太劉韻琴女士的電話通話錄音,你如何解釋?”林卡迪把手上的證物袋舉起來,交給法警。

法警從裡麵取出錄音帶當庭放入錄音機內播放,寸賢與劉韻琴的通話資訊頓時出現在眾人耳中。

“我想提醒對方律師,請詢問與本桉有關之問題。”呂誌邦聽到電話錄音被播放,再度站起身,義正言辭的開口提醒道。

yq

“本席提醒被告大律師,原告方當庭出示證物時,請保持安靜,至於是否有關,由本席決定。”鐘家晉看向呂誌邦,再次開口說道。

坐在呂誌邦旁邊,替海豹公司今天出庭應訴的代表大律師擦了擦汗,等呂誌邦落座之後小聲開口“呂大狀,黎家付你很多錢呀?要不要這麼拚命?”

呂誌邦隻是迴應了對方一個滿臉正氣的表情“作為律師,當然要為雇主爭取任何可能爭取的機會。”

“請問,電話中的男聲是不是你?”林卡迪對寸賢繼續問道。

寸賢點點頭“是我。”

“那請問你在通話中講你去搞定坤叔與劉韻琴的電話錄音,是什麼意思?”林卡迪對寸賢說道。

寸賢嘿的一笑“坤叔打電話給太太唱情歌錄下來,留著他們兩夫妻閒暇時拿來欣賞可不可以?”

“當然可以,那我想請問,錄音連累嚴教授如何解釋?”林卡迪不急不躁的開口。

寸賢仍然不以為然的開口“難聽嘍?擔心歌聲傷害嚴教授的耳朵。”

“好,你因為擔心黎紹坤歌聲傷害嚴教授的耳朵,所以纔去報館縱火拿回錄音?”

“是呀,全部都是我做嘅。”

“請問你怎麼知道歌聲會傷害嚴教授的耳朵。”

“……我之前聽坤叔講過,所以記在心裡。”

“什麼時候講過?是他讓你準備贖金時嗎?”

“也野贖金呀?那是我安慰坤叔老婆,冇有贖金,坤叔也沒有聯絡過我。”

“哦,一切都是你自己做主,冇有人在背後主使?”

“是我!抓我就好啦?”

“那我是否可以懷疑,是你綁架了黎紹坤先生,又栽贓給黎紹坤先生,造成他自導自演的假相?”

“喂,你不要屈我,鬼老!坤叔隻是讓我拿錄音帶……”

“你承認你在黎紹坤被綁架之後仍能聯絡上黎紹坤!你隻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林卡迪得到想從對方嘴裡得到的話之後,猛然轉身,開口對寸賢厲喝道。

胸前彆著的那枚英女王徽章閃閃發光。

寸賢呆呆愣愣片刻,才垂下頭,小聲說道“……是。”

“聯絡你做什麼?”林卡迪追問道。

寸賢撥出口氣“他話阿泰與其他幾間公司出錢收買報紙老搞請願效果不佳,希望找姐夫嚴森與李樞銘議員講一講,出麵看下能不能給警方施壓,方便坤叔把錢運出香港。”

“阿泰是那一位?”林卡迪繼續問道。

寸賢朝旁聽席歪了一下頭“不就在旁聽席坐定啦,岑耀泰,阿泰嘛,坤叔電話裡講,這段時間阿泰負責打理天龍公司。”

岑耀泰不敢置信的看向寸賢,雖然已經想到可能會一敗塗地,但萬萬冇想到寸賢居然栽贓陷害,說自己聯絡報紙老,自己的確與其他公司聯絡報紙老,但寸賢不可能知道!隻能是寸賢被對方收買,故意栽贓自己,他根本冇有證據!

但現在咬出自己,自己就要接受調查。

“我再次提醒對方律師,請詢問與本次桉件有關的問題。”呂誌邦再度起身開口。

林卡迪看向法官“法官大人,依據證人證詞,我現在有確切證據,指向黎紹坤假借綁架之名,捲款出逃,請法官大人與各位陪審員查閱調查機構之前針對黎紹坤名下公司與賬戶的資金調查報告。”

“呂大狀,放棄吧,黎紹坤家大業大,不怕法官加罰,我老闆怕呀!”呂誌邦旁邊的大律師抹著擦不完的冷汗,小聲開口。

呂誌邦瞪他一眼“怕加罰就要為雇主爭取,雇主拿錢出來不是讓我們律師扮啞巴!”

……

嚴森看到妻子強顏歡笑的模樣,走過去輕輕擁抱了一下劉美琴,開口安慰道

“沒關係,我才四十歲,又不是像art,年紀太大,容易一蹶不振,何況art也說會有機會再爬起來。”

劉美琴把頭靠在嚴森的肩膀“都怪janis,如果冇有她與jiy的這些事……”

“不要抱怨,相信我,這樣休息一段時間也不錯,能專心去學校幫學生講課,就當為自己放個假,暑假陪你去旅行,很久冇有陪你去旅行了。”嚴森用手摸了摸妻子的臉“吃一塹長一智嘛,之前總認為不貪財,就萬無一失,這次就相當於上了一課,貪名也不可取。”

劉美琴離開嚴森的肩膀,取來丈夫的西裝外套,親手幫嚴森穿好“你那麼優秀,一定可以再走回來,甚至走更遠。”

“我當然知道,晚上煮好飯等我回來一起吃。”嚴森吻了一下妻子的額頭,轉身走出了家門。

他搭乘巴士到達學校正門外時,門外已經聚集了幾十名大學生模樣的青年,看到那些人,嚴森無語的低頭一笑

“何苦還要羞辱人,唾麵自乾的本領都冇有,做不了政客。”

說完之後,他坦然朝著正門走去,看到嚴森出現,學生們迅速圍攏上來,雖然冇有人動手或者大聲叱罵,但也不斷開口質問

“嚴教授!你與李樞銘現在被大家稱為香江大學之恥!你知不知呀!”

“嚴森!你居然連那些戰爭受害者的錢都要騙!”

“嚴森!你不配為人師表!”

“嚴森!”

嚴森臉上始終保持著得體的微笑,任由這些學生將自己圍攏質問,自己隻是邁步想要走向大門。

在嚴森看來,此刻任何的辯解都是無用的,就算自己想要發聲,也要等一段時間,等這段風潮過去之後,那時,也許會有人願意冷靜下來聽取不同的聲音,纔有可能指引他們去發現整件事中的可疑之處。

不過他那副微笑不帶任何火氣的表情,顯然激怒了學生,一名學生看到路上有人拎著一隻水桶,上前劈手搶過,隨後大聲喊道“閃開!我幫他洗一洗大腦!”

學生們閃開,那名學生打開水桶的遮蓋,朝著嚴森潑了上去!

而旁邊早早等在一旁,把玩著zio,頭戴頭盔,穿著全套機車服的花九看到這一幕,順手把手裡的zio點燃,朝著水漬丟去!

丟出去之後,花九放下頭盔的遮擋,翻身上了旁邊的機車,擰動油門,穿梭在車流中消失不見。

“喂,我的桶裡是火水!”被搶走水桶的人看到嚴森被那桶水已經淋成落湯雞,頓時大聲開口。

嚴森抹了一下臉上的油漬,想要努力保持體麵,說冇有關係,但他隻看到一個燃燒的zio,穿過人群,落在自己身前……

火焰騰然而起,眨眼將他徹底吞噬!

學生們頓時紛紛驚叫著退開,嚴森在火中痛苦倒地翻滾,因為火勢凶猛,一時無人能上前,隻能看著他能掙紮慘叫,逐漸變得毫無聲息,任由火焰燃燒,也隻是伏地不動。

火焰點燃那一瞬間,嚴森想的是,他隻是想要體麵,卻連死時都是醜陋不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