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be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七十章:死人纔沒有朋友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七十章:死人纔沒有朋友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1:17 來源:筆趣閣API

-

李樞銘坐在自己律師事務所的會客廳內,臉上雖然有些倦意,但神情卻頗為輕鬆。

本來今天港督府外的請願活動,自己按照嚴森的交代,憑藉主動提議替協會補償眾人的損失,已經成功讓那些請願者把對自己的質疑變為了感激,甚至已經有人開口大喊相信李議員之類的口號。

就算一萬餘人每人送兩百塊港幣,這種支出對香江知名大律師李樞銘而言也不值一提,而且這筆錢李樞銘覺得並非白白浪費,恰恰相反,嚴森給他的建議非常犀利。

香江表麵上不存在用錢收買民眾選票的機會,因為一旦用錢賄選被察覺,就會被其他盯著自己的議員抓住機會攀咬,自己這一次雖然差點被張振朗潑臟水,但嚴森卻不僅讓自己趁張振朗冇有反應過來之前,扭轉請願者對自己的印象,把怒火轉移到協會,更是直接創造了一個堂堂正正用金錢收買人心的機會。

隻不過張振朗那班人在自己就快穩定全場時突然匆匆趕到,看到大批請願者與自己已經緩和之後,顯然出乎張振朗意料,張振朗不希望自己大獲全勝,居然拿出一份協會合約,當眾對眾人宣佈,自己是主動向香江軍票索賠協會索取天價法律谘詢費用,也是主動索取協會名譽副會長的頭銜。

張振朗的表現,讓李樞銘隻覺得對方無能,臨場應變能力太差,合約造假是無法騙人的,張振朗是因為看到自己成功把民眾怒火轉移到他頭上,更是看到了自己有機會用正大光明的方式發錢給民眾,收買民心,才狗急跳牆,走出這樣一步不顧後果的昏招。

想到張振朗很快會被合約造假事件反噬,李樞銘臉上露出抹冷笑。

嚴森此時立在窗前,正給自己妻子撥打著電話

“janis那邊有冇有其他訊息?”

“我半小時前纔打過電話,janis說冇有任何訊息,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今天新聞上報道art在港督府外與其他議員發生爭吵,相互指責。”

“沒關係,議員之間因為名利互相攻訐而已。”嚴森開口安慰道“就這樣,早點睡,不要等我。”

從太太口中瞭解完情況之後,嚴森掛掉電話,看向李樞銘“我太太說janis那邊冇有任何新訊息。”

“張振朗怎麼可能與黎紹坤那件桉子有關聯,很明顯是設個索賠協會的圈套,想把我搞下去,卻冇想到我依靠你提議,搶先一步,借他這一招反而收買民心,所以他才當眾失態,昏招跌出,說我簽過合同?合同這種事是騙不過人的,鬼老不會因為他一份假合約,就冒然指證我。”李樞銘開口說道。

嚴森卻立在窗邊微微沉吟“利用協會籌款攻訐你,如果是張振朗的手筆,那他這一招也太過無能……用錢收買民眾好感之後,以身體原因推掉jiy的辯護罷,明哲保身,我總感覺霧太多,要看不清方向了。”

“嗯。”李樞銘也有類似感覺,似乎被一雙藏在黑暗中的眼睛盯上,雖然之前靠嚴森的建議反客為主,但最近確實要低調,聽到嚴森提議不再參與黎紹坤天龍公司的辯護桉,點頭答應道。

嚴森點了一支香菸,有些許煩躁“不然這次被我們破掉招數,我擔心後麵還有其他……”

不等他說完,手提電話就再度響起,他接通之後,剛剛還語氣溫柔讓他注意休息的妻子,此刻聲音有些慌急的說道

“janis那邊打來電話,jiy的手下寸賢突然打給她,說有段錄音泄露出來,錄音很可能在記者手中,寸賢被jiy吩咐去儘量追回,janis則第一時間就打給我,讓我聯絡你,儘快想辦法。”

嚴森臉上先是震驚,隨後轉為恍然,最後不等太太說完“知道了,不用激動,早點休息。”

《仙木奇緣》

嚴森掛掉電話,李樞銘看向嚴森“什麼事?”

“我就知道,不是張振朗的手筆。”嚴森看向李樞銘“我們完了,如果我冇有猜錯,現在隻剩下一個選擇,是體麵的離場,還是狼狽的離場。”

……

五個號碼幫的爛仔氣勢洶洶衝入創興大廈五樓的《香江快報》報館。

報館內燈火通明,打字機聲音此起彼伏,正一副熱火朝天的景象,為首的爛仔從腰間摸出一把西瓜刀,直接用刀背把一名行政女郎托著的托盤挑飛!

托盤上剛剛衝好的幾個衝好的咖啡瓷杯掉落在地,摔成碎片發出刺耳的聲音!

忙碌的眾人這才抬起頭看向五個凶神惡煞的來客!

“先生……”一個戴著眼鏡,模樣斯文的中年人大著膽子迎上來“請問你們幾位有什麼事?”

“邊個登坤叔的……”

為首的爛仔還在說話,一個可能習慣捕捉新聞的記者舉起桌上的相機,下意識對著五人按下了快門鍵。

“叼你老母!仲拍!”聽到相機的快門聲,爛仔把臉扭向躲在角落的記者,開口吩咐道“教他做人!”

身後的四個爛仔頓時如狼似虎的朝著剛剛拍照的記者撲上去,把對方一腳踢翻在地,隨後對著倒地的記者拳打腳踢。

為首的爛仔則采住走過來詢問自己來意的中年人領口,語氣中滿是威脅“坤叔的電話錄音在邊度?交出來!不然信不信我潑火水燒了這家報館!”

“邊個是坤叔呀?”中年人臉色驚惶的開口“我真的不知情,先生……”

“黎紹坤呀!是不是你們手上有坤叔的電話錄音!”爛仔瞪著雙眼,朝對方咆孝道,口水都已經噴到對麵臉上。

“先生,你是不是搞錯,我們真的冇有……”中年人連連開口解釋道“我們主做時政,不會做熱點時事……”

“你不肯承認是吧?明日新聞的底稿在哪裡,我檢查一下就清楚啦!”爛仔對中年人說道。

中年人被西瓜刀架著,隻能乖乖走到自己辦公桌前,對一份還冇有最終定稿的報紙底稿向對方示意“先生,你不要亂來,這就是底稿,真的有黎紹坤先生的隻言片語,我想是誤會……”

“誤會?我不識字嘅,點知你是不是騙我?”爛仔抓起桌上的底稿,直接取出打火機,在中年人的驚呼聲點燃了底稿。

報社大門外,幾名軍裝此時出現“放下武器!差人!”

四個正毆打記者的爛仔回過頭,有些驚惶,為首的爛仔卻臉色凶狠

“不用怕!出來以後一定紮職!”

說完主動丟下西瓜刀,雙手抱頭,迎著幾名軍裝毫無懼色的走過去。

……

“剛剛收到訊息,寸賢已經到了西九龍重桉組,小寶也已經把陳維佳律師送過去幫忙擔保,現在看來,寸賢剛好開庭時用來做證人,指證黎紹坤假借綁架,實為轉移資產,法庭不把他抄家,都算是與黎紹坤沆瀣一氣。”彭玉樓立在影灣園盛家樂住處的露台遊泳池旁,對正在裡麵遊泳的盛家樂說道

“唯一要擔心的問題就是寸賢會不會出庭時反水。”

“今晚口供之後,就算開庭出問題也無所謂,更何況口水不會讓他出問題,寸賢如果出問題,等我吃下黎紹坤,我就去搞口水。”盛家樂遊到泳池邊,抹了一下臉上的水漬,朝彭玉樓比了一下香菸的手勢,開口說道。

彭玉樓蹲在泳池邊,取出自己的登喜路香菸,送到盛家樂嘴邊,又取出打火機當盛家樂點燃“唯一一個我們冇有付潤筆費,總編與李樞銘關係不錯的報館《香江快報》,也已經被打砸,不過不算嚴重,最多有個記者輕傷,據說幾個凶手受黎紹坤手下寸賢指使,逼報社交出黎紹坤的一段電話錄音,報社寧死不交。”

“所以呢?”盛家樂嘴裡冒出一股煙霧。

彭玉樓聳聳肩“現在其他報館全都收到那段錄音,大家都認定是《香江快報》自己不敢登,所以匿名,希望報業同仁發聲,各家報館紛紛決定臨時改版,把頭版頭條刊登兩條新聞,以示聲援,對了,電視台的新聞記者也決定聲援,明天晨間新聞會第一時間關注。”

“《香江快報》真是有骨氣,寧死不交,對新聞的熱愛值得其他報館學習。”盛家樂聽到彭玉樓說的話,感慨道。

看到盛家樂那副語重心長的表情,彭玉樓忍不住笑了起來“老闆,有冇有可能,是因為《香江快報》真的冇有那段錄音,所以才選擇不交?”

“我不準你詆譭他們,他們就是有骨氣!”盛家樂羊怒,瞪了一眼彭玉樓“庸俗!當李大律師的好友像你一樣有骨氣?”

彭玉樓哈哈笑著“說的都是,是我講錯,不該質疑。”

盛家樂叼著香菸,走出泳池,隻穿著泳褲立在露台上

“淩晨已過,距離開庭隻剩明天一日。”

彭玉樓立在盛家樂身邊開口詢問“明天是不是可以斷定,他們選擇體麵或者狼狽的退場?”

“不,是狼狽與非常狼狽的退場。”盛家樂開口糾正彭玉樓的措辭。

彭玉樓問道“退場之後呢?”

盛家樂看向彭玉樓,表情冷漠“你該猜到啦,英國跳棋的規則,不吃儘對手就不離場,既然對手想退場,當然送他們上路,難道等他們捲土重來咩。”

“會不會太……過火?”彭玉樓開口建議道“萬一內地有他們交好的朋友……”

盛家樂張開雙臂,望向夜幕中的香江“有句歌詞寫的很好,傷我不要緊,來日換我猶有餘刃,做大事要狠。”

“這句歌詞就是告訴我,對手,隻有死掉纔沒有威脅,也隻有死人纔沒有朋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