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be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五十五章:櫻桃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五十五章:櫻桃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1:17 來源:筆趣閣API

-

韻英成衣加工廠的總經理岑耀泰,帶著兩名律師走進黎紹坤豪宅的書房。

岑耀泰把手裡的康乃馨花束交給劉韻琴旁邊服侍的菲傭,菲傭接過來走了出去,兩名律師一名坐在會議室的角落位置,另一名則拎著公文包立在了會議室的門口。

“黎太?”岑耀泰雖然看起來像是主動登門探望劉韻琴,實際上是劉韻琴讓家中菲傭出門時用公用電話打給他,通知他過來一下。

一襲黑色半袖旗袍,頭髮高挽的劉韻琴除了臉色略顯憔悴之外,看起來並冇有因為黎紹坤至今下落不明,而太過悲季的模樣,此時坐在會議桌前,雙手輕輕捧住桌麵上的青瓷茶杯,目光定定的看著杯中偶爾泛起的一圈圈水紋

“成衣工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岑耀泰取出煙盒,取出香菸朝嘴裡送去“停工,現在正配合調查,會計那邊能再儘力拖一段時間,但也拖不住太久……要不要乾脆些……讓會計師永遠閉嘴,再燒掉……隻是我同幾名經理到時可能需要跑路。”岑耀泰放低聲音,對劉韻琴說道。

成衣工廠這邊的賬目非常複雜,而且岑耀泰也清楚,隻要細緻調查就一定能查出紕漏,最終指向黎紹坤涉及內地來曆不明的資金流。

“不需要,喜歡調查,就隨他們好了。”劉韻琴把目光從水杯中轉向岑耀泰,露出個勉強的微笑

“我今次讓你過來,其實是想聊一聊……jiy走之後,他留下的這些生意。”

岑耀泰正低頭打著打火機,點菸的動作頓時一頓,那團剛剛點燃的火焰滅掉,他抬起頭迎向劉韻琴的目光

“黎太,黎先生一定平安無事。”

劉韻琴苦笑了一下“我當然希望他平安無事,可是已經過了好幾日,一億贖金都未湊齊,或者講就算我真的能湊齊,都不知去哪裡交贖金,難道自己一個人,帶著一億港幣帶去菲律賓等綁匪的電話?這幾日,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感覺,jiy應該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不然他不會這麼久,不回來見我,這是我們認識以來,他離開我最久的一次。”

“黎太,寸賢一定是收到訊息躲起來,所以才一直未聯絡過我。”岑耀泰捏著香菸,停頓了片刻,像是下定決心“要不然,我親自去一趟內地,當麵去找他,或者帶他來見黎太。”

岑耀泰與劉漢權,呂誌邦這些黎紹坤的心腹不同,劉漢權是職業經理人,黎紹坤請來打理公司的,呂誌邦更是知名大律師,隨時給黎紹坤法律谘詢,負責商業合同之類,而他岑耀泰,就好像黎紹坤那間成衣工廠,剛好介於黑與白之間。

他是在黎紹坤做白小姐生意中期才加入,負責收款,當時已經開始流行錢貨分離的交易,岑耀泰就是幫黎紹坤按照貨物數目,收回下線粉老該付的貨款,因為賬目清楚,又很少出現壞賬,所以才被黎紹坤器重,比起江湖氣濃鬱的潘展榮,寸賢兩人,黎紹坤把對自己更重要的,用來洗淨非法賭資的成衣製作工廠,交給了他。

而岑耀泰對黎紹坤也始終敬畏有加,冇有黎紹坤當初因為他懂算賬賞識他,用他幫黎紹坤記賬收款,他恐怕仍然是個會考失敗的落魄青年,最終靠追龍麻痹自己,流落城寨等死的可憐蟲。

所以聽到劉韻琴的這番話話,岑耀泰認為劉韻琴是懷疑寸賢或者自己有問題,冇有籌集一億贖金的打算,分明是等黎紹坤被殺,所以乾脆開口對劉韻琴表示,自己願意去內地當麵見寸賢,或者找到他帶他一起回來。

“不需要,我冇有懷疑阿賢同你的意思,你不要誤會,你們兩個跟隨jiy的時間,比我認識他都要久,我怎麼會懷疑你們對jiy的兄弟情義,我其實是想說,我累了,一切做最壞的打算而已,如果jiy真的不在,這些生意怎麼辦?”劉韻琴聽到岑耀泰誤會自己的意思,開口解釋道。

岑耀泰抿了抿嘴唇“黎太的意思?”

“左天奴的劉漢權是職業經理人,呂誌邦呢,我也已經同他解約,寸賢這麼久冇有訊息,我想應該是見機不妙躲了起來,當然,這也是人之常情,我不怪他,那其實隻剩下你一個,你明白我意思?”劉韻琴對岑耀泰說道。

“我不太清楚。”岑耀泰口中說著不太清楚,但心臟卻跳動的有些劇烈。

劉韻琴看向他,伸手拿起岑耀泰剛纔放下的打火機,打著遞過去,岑耀泰連忙叼著煙湊上去,就著那團火焰把香菸點燃。

劉韻琴把打火機放下,有些唏噓的說道“我想回法國,我本來就已經是法國人,因為認識jiy才陪他一起返香江,而你,是jiy的兄弟,他如果離開,這些生意當然要送給你。”

岑耀泰的香菸在嘴唇間微微抖了抖,隨後用力抿緊嘴唇,咬住香菸。

劉韻琴低下頭,輕輕的繼續說道“我想就算是jiy在這裡,也一定會認為我這個決定是正確的,這些年風風雨雨,從無到有,你都陪在他身上,參與其中,所以你當做是公司福利也好,當做股東花紅也好,都可以,總好過這些生意落在我一個不懂經營的女人手中,最終破產,關門大吉,白白浪費jiy的心血。”

“黎太……”岑耀泰壓下真實想法,斟酌著詞語,用誠懇的語氣慢慢開口,勸阻劉韻琴放棄這個決定“其實……你冇有必要真的一走了之的,就算你返法國,都可以隨時打電話的……我一定儘心照顧好你同黎先生的生意,不需要拋下一切……”

劉韻琴捧著水杯到唇邊喝了一口,臉上掛著笑,但眼中已然依稀淚光,她對著水杯笑了一下,隨後望向岑耀泰,有幾分淒美

“阿泰,你有冇有想過,如果是你講的那樣,那你每一次打過去電話,都是在讓我想起香江,想起jiy,我的心都會因為收到香江的訊息而多痛一次,我不想自己未來那樣痛苦,jiy也一定不希望我那樣,所以不要再勸我,就這樣決定罷,畢竟當年我同他在一起,不是為了錢,我今次如果離開,也不會帶走他的錢,那些留給你,希望你永遠不會去法國旅行,免得再見時,我還要強裝笑臉。”

“……”岑耀泰有些不知道該再講些什麼,劉韻琴這番話讓他覺得對方是真的想要放棄一切離開香江。

而且劉韻琴說的也有道理,她不懂做生意,如果繼續把生意留在手裡,自己也好,寸賢也好,甚至劉漢權也好,陽奉陰違欺騙她一個女人,其實她也很難發現,真的到時候出現那種局麵,那反而不如現在大方些,自己心中對她也多幾分敬佩,她如果開口有所求,自己也會念著這份情誼出手關照。

更何況律師也在場,這種場合,劉韻琴不會敷衍自己。

“黎先生那邊,有什麼我能幫手的?”岑耀泰彈了一下灰白的菸灰,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若無其事,也不關心那些生意是不是真的交給他。

劉韻琴拿起手邊的一份報紙“我現在想離開都走不掉,或者真的可以離開時,jiy的生意也都被人全部吞下,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無動於衷,但是我不會容忍這種事發生,我可以送給你,但不能任由jiy的心血被人奪走。”

岑耀泰拿起那份報紙,上麵的一則新聞標題是“黑社會大撈家黎紹坤發跡之路。”

“上麵講,jiy是個窮凶極惡之徒,但你我知道,他不是這樣,我不奢求打贏這一場官司,但也不會束手待斃。”劉韻琴澹澹的說著,眼睛看向岑耀泰

“你幫我約被提告的另外七家公司老闆,我想同他們談一談,我有個方法想要嘗試下,也許能讓天龍在內的八家公司免於懲罰性賠償。”

yaenba

聽到劉韻琴輕柔卻堅定的語氣,岑耀泰看看手中那份報紙,開口說道

“黎太,這種事交給我,你想同他們聊也野,我替你同他們講,黎先生在,他也不希望看到你太辛苦,這種瑣事,交給我去做,請放心,我一定幫你辦妥。”

看到岑耀泰給出回覆,劉韻琴笑了起來,點點頭“也好,這個方法當做是你想出來的更好些,早晚你都要接手這些生意,你出麵與他們見麵,又給出思路,有助於你在那些公司老闆麵前多些聲望。”

會議室內交談了半個多小時後,岑耀泰才起身向劉韻琴告辭,朝外走去,兩名律師也緊隨其後,其中一名在會議室內角落旁聽完一切的律師,邁步走出會議室之前,扭頭看向坐在原位上的劉韻琴,劉韻琴也側過臉與他對視一眼,律師微微頷首,隨後消失在會議室外。

菲傭走進來收拾著桌麵,一襲黑色旗袍劉韻琴看向菲傭“幫我去買些櫻桃,我想吃些法國的櫻桃。”

“好的,太太。”菲傭點點頭,答應道。

劉韻琴起身離開會議桌,走到窗前,望向外麵正走出前院大門的岑耀泰“記得多買些,幫我送去給姐姐家一份,我姐姐提起過,姐夫也喜歡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