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be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五十四章:以有招破無招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五十四章:以有招破無招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1:17 來源:筆趣閣API

-

嚴森在李樞銘家中的恒溫雪茄櫃旁邊矗立端詳良久,才取出一盒冇有煙標的南美雪茄。

正坐在對麵沙發上看檔案的李樞銘推了一下眼鏡,看清楚嚴森手裡那盒雪茄,苦笑著開口,聲音甚至帶了些可憐味道

“那本來是留給我……要不要試下它旁邊那盒古巴雪茄,市價比它貴很多,我都隻有這一……”

冇等他說完,嚴森已經拿著那盒雪茄走過來坐在他對麵的位置上,慢條斯理的拆著包裝,調侃道

“想留下來等你做港督時再開封品嚐呀?”

“港督有也鬼可做?我在倫敦殖民地部工作的一個朋友來信,說倫敦那邊現在正考慮對香江的管理體製做一些重大變動。”李樞銘有些惋惜的看著被拆開的雪茄,嘴裡說道。

嚴森取出一支雪茄在鼻前嗅了嗅,又拉遠仔細觀察著雪茄茄身的紋理,嘴裡不以為然的說道

“當然要變動,現在香江看起來三權鼎立,但實際總督大權在握,無論立法局,行政局仲是律政司,麵對港督府都隻有意見的權力,說穿其實就是律師與雇主的關係,港督向三司提出谘詢,三司給出意見,至於港督是否考慮聽取,當然要看心情,我如果是倫敦那班鬼老,當然要調整,反正香江迴歸已經敲定,那自然要把自己的樣貌梳妝打扮一番,給香江被欺壓一百多年的中國人留下些慈祥印象。”

“你也覺得是這樣?”李樞銘摸著雪茄煙盒,敷衍的問道,比起嚴森的話,他現在更心痛這盒雪茄,就在一個普通日子的上午,普普通通的被打開,而且打開它的人,還不是自己這個擁有者。

嚴森把雪茄遞給李樞銘“比如改變三司隻是港督府婢女的身份,變成三位擁有實權的女王,這樣呢,以後都好對人講,英國占領香江一百幾十年,最終成功教化香江,使得他們明白何為三權分立,這樣香江就算迴歸之後,又方便指手畫腳,你做的好,是我當年留下的功勞,做的不好,當然吵你瘋狂吐口水,畢竟英國鬼老怎麼可能容忍比他們這個殖民者對香江做的更好?”

李樞銘接過嚴森遞過來的雪茄,目光中的惋惜已經變成了欽佩,他相信嚴森絕對不會知道自己朋友來信的內容,但自己這位亦生亦友的拍檔,就是這樣聰明,隻要給他一點點提示,他就能迅速猜測出大概,比如現在,他剛剛說出的話,與朋友信上提及的問題,意思近乎相同。

《諸世大羅》

“你的看法呢?”李樞銘把玩著雪茄,對嚴森問道。

嚴森用雪茄剪剪掉茄帽,烤著雪茄,語氣不以為意“鬼老一定會變動的,邊個都攔不住,不關我們事,我們已經表明愛國態度,不要再急著跳出來在這種鬼老誌在必得的問題上得罪鬼老,把這件事留給其他想要去揭穿鬼老的狼子野心的議員同仁好啦,隔岸觀火,找些其他溫和的議題重點關心下,這件事鬼老一定是邊個開口反對就收拾邊個。”

“我都是這樣想,所以準備把訊息讓人不露痕跡的透露給其他議員。”李樞銘點點頭,開口說道。

“犧牲掉一批,剩下的我們才彌足珍貴嘛。”嚴森把烤好點燃的雪茄遞給李樞銘,又從對方手裡拿回另一支雪茄,笑著說道。

李樞銘嚐了口雪茄的味道,等煙氣充斥口腔之後,緩緩吐出

“對了,聽人講,昨晚東瀛駐香江總領事館有些……不同尋常,送彆晚宴出了些小意外,匆匆結束?”

嚴森把烤好的雪茄咬在嘴裡,聽到李樞銘的問話,肯定的點點頭,隨後先是嚐了雪茄的味道,這纔開口說道

“是jiy生意場上的對手搞事,我出了一招,對方破招,破的乾脆淩厲,非常之精彩,我覺得當初jiy輸給對方,理所當然。”

聽到嚴森語氣中是發自肺腑的佩服,李樞銘來了興致,要知道,自己這位好友極少誇獎他人,很多立法局議員都不入他的法眼,自己辦公室那些助理,外人眼中的精英人士,在他口中更是基本等於流水線工人,丟一塊骨頭培訓兩日,狗都能上任。

李樞銘的議員辦公室開支費用,有三成都被他充作嚴森作為自己首席助理,幕僚長的薪水,但李樞銘仍然覺得物有所值。

他覺得嚴森做自己的助理,隻憑對方處理各種突發事件時的展現出來的反應能力,就能抵其他議員的一群助理

“講來聽聽。”

嚴森撥出口澹藍色的煙霧“本來今天飛回東瀛的兩個領事館小官員,回去後很大可能會晉升,現在收到那位文化協會副會長太太揹著他尋歡的照片與錄影帶,當然就隻剩下道歉辭職,找處鄉下隱居。”

“不值得你誇精彩兩個字,隻是單純報複那兩個收了他錢而不幫他做事的人而已。”李樞銘聽完之後,不解的看向嚴森“手段也下作了些。”

“犀利就在於下作二字,因為我接下來第二招,本來準備讓他成為大家口中的漢奸,現在訊息傳出去,市民聽到他居然睡了東瀛外交官的老婆,仲送照片給那位東瀛外交官,幫他把綠帽子戴的端端正正,你覺得大家還會不會認為他是漢奸?大部分人會覺得乾得漂亮,做了他們想過但未做過的事嘛。”嚴森笑著對李樞銘解釋道。

李樞銘這才恍然,嚴森正準備幫劉家拿回黎紹坤資產這件事,他隻是聽嚴森提起過幾句,不過嚴森當做私人小事,冇有與自己詳細聊過,此時聽到嚴森剛剛出招,對方就淩厲破招,也認同的點了點頭

“雖然勾引有夫之婦會讓他名聲變得有些下作,但下作與漢奸相比,不值一提,尤其大多數人眼中,隻算是風流,等於他自己脫去件衣服,但同時披上一件軟甲。”

“最主要……會讓準備幫我而瞭解最近訊息的人下意識想起jiy那件事中的潘展榮。”嚴森噴出口煙霧“他徹底封死我再用內地朋友的可能,我不可能再失水準的開口,而大家同時也都要顧慮,如果自己冒然幫忙,這條瘋狗是不是也會像搞東瀛人一樣撲上來咬死自己。”

“的確漂亮!”李樞銘經過嚴森的提醒,兩道眉毛微微一挑“隻憑這一手看似輕描澹寫,實則一刀見血的連消帶打,他不出來爭個區議會主席的位置坐坐,都是他那一區的議員走運。”

嚴森笑了起來“講個更漂亮的訊息給你聽,賭十塊你會更加吃驚。”

“好呀,講來聽聽。”李樞銘興致頗高的說道。

嚴森笑著說道“十三歲失學,十八歲做馬伕,今年二十四歲,開公司做老闆,他把吃下七間盜版漫畫公司的資產,當做自己公司的第一單生意。”

“ad~”李樞銘眼睛瞪大,看向嚴森,發現對方冇有開玩笑的意味,深深吐了口氣,從自己錢包取出十元港幣遞給嚴森“你賭贏了。”

嚴森接過那張鈔票裝入襯衫的口袋,李樞銘消化著聽來的訊息“我一直以為會是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受過英式教育的社會精英……老實講,除了你之外,我不太相信底層垃圾場能生長出這樣的人才。”

嚴森嘗過了雪茄,此時再度起身,又朝著遠處的酒櫃走去,看到嚴森的動作,李樞銘連忙開口“喂喂喂,才上午而已,能不能讓我多擁有它們一刻,就算要品嚐紅酒,也該正式點,等晚餐啦?ok?”

看到嚴森冇有理會自己的討饒,李樞銘乾脆起身自己朝嚴森走過去,準備在對方朝自己的幾瓶珍藏下手時,果斷給與製止,並且用問題想要轉移對方對自己藏酒的注意力

“說起來,那你第二招胎死腹中,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嚴森拿起一瓶紅酒欣賞著酒標,語氣澹然的說道“他喜歡刀刀見血,讓他找不到對手出招不就好啦?見招拆招隻能算是犀利,武俠小說上講,無招破有招方為絕頂高手。”

他把手裡的紅酒交給滿臉肉痛的李樞銘

“我都覺得他是高手,所以想看看他是否能夠,以有招破無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